TOP

总站
登录  /  注册
中国驶入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快车道
法制日报 2021-07-09 15936

我国驶入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快车道

坚决守住防止规模性返贫底线

□ 本报记者 王阳 陈磊

2月25日下午,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的国家乡村振兴局正式挂牌,完成历史使命的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国务院扶贫办)由此退出历史舞台。

国家乡村振兴局挂牌一个多月后,广东省乡村振兴局公开亮相。随后,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参照中央的做法,纷纷成立省级乡村振兴局。

有专家告诉《法治日报》记者,从国务院扶贫办到国家乡村振兴局,标志着我国“三农”工作重心的历史性转移——脱贫攻坚取得胜利后,我国驶入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快车道。新组建的乡村振兴局,将把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放在头等重要位置,常态化做好防贫监测和帮扶,坚决守住防止规模性返贫的底线。

持续推进扶贫工作

成功消除绝对贫困

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我们党的重要使命。党和政府始终高度重视扶贫工作,把扶贫开发纳入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同步推进。改革开放后,国家实施有组织有计划大规模的扶贫行动,分阶段制定中长期减贫规划,持续推进扶贫工作,贫困地区面貌不断改善,贫困群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1986年5月16日,为加强对贫困地区经济发展的指导,改变贫困面貌,国务院决定成立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原农牧渔业部,负责办理日常工作。

到了1993年12月28日,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更名为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作为国务院的议事协调机构。下设国务院扶贫办,承担领导小组的日常工作,主要负责拟定扶贫开发的法律法规、方针政策和规划,审定中央扶贫资金分配计划,协调解决扶贫开发工作中的重要问题,做好扶贫开发重大战略政策措施的顶层设计。

随后,国家对扶贫工作越来越重视。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成立后,国务院先后多次对小组成员进行了调整,成员由最初的10多个单位增加到50多个单位。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举全党全国全社会之力打赢脱贫攻坚战。今年2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庄严宣告,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区域性整体贫困得到解决,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专门机构应运而生

4月6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人类减贫的中国实践》白皮书,并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乡村振兴局局长王正谱说,脱贫攻坚任务完成后,“三农”工作重心转向了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相应的机构也要做一些调整。中央已经决定,原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的职能由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来承担,国务院扶贫办重组为国家乡村振兴局,归口农业农村部管理,主要负责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统筹推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有关具体工作。“中国的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以后,我们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防止返贫。”

浙江省乡村振兴局负责人表示,组建乡村振兴机构是中央和浙江省委着眼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浙江“三农”事业发展的又一重大机遇。浙江乡村振兴机构将积极推进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全力争创农业农村现代化先行省,为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贡献“三农”力量,为忠实践行“八八战略”、奋力打造“重要窗口”增添“三农”风景。

湖北省副省长柯俊出席了湖北省乡村振兴局的挂牌仪式并揭牌。柯俊表示,湖北省乡村振兴局为省政府直属机构,规格为正厅级,主要负责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统筹推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有关具体工作。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则认为,相较于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要求更高,包括产业、文化,也包括生态、组织等方方面面。其中,实施乡村建设行动,要加快补齐农村基础设施短板,缩小城乡基础设施建设差距;要进一步完善乡村水、电、路、气、通信、广播电视、物流等基础设施,进一步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因地制宜推进农村改厕、生活垃圾处理和污水治理,并实施河湖水系综合整治。在此背景下,国家乡村振兴局的成立恰逢其时。

守住脱贫攻坚成果

建设宜居美丽乡村

乡村是具有自然、社会、经济特征的地域综合体,兼具生产、生活、生态、文化等多重功能,与城镇互促互进、共生共存,共同构成人类活动的主要空间。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指出,乡村兴则国家兴,乡村衰则国家衰。我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乡村最为突出,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征很大程度上表现在乡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最广泛最深厚的基础在农村,最大的潜力和后劲也在农村。

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要求,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完成后,对摆脱贫困的县,从脱贫之日起设立5年过渡期,做到扶上马送一程,过渡期内保持现有主要帮扶政策总体稳定,健全防止返贫动态监测和帮扶机制,同时继续重点强化产业和就业帮扶,在脱贫县中确定一批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

继6月9日浙江省温州市乡村振兴局挂牌后,其所辖12个县(市、区)乡村振兴局全部挂牌成立,同步亮相。温州市乡村振兴局负责人表示,各乡村振兴局将根据各地实际情况,因地制宜,迈入乡村振兴战略的新阶段,将坚持以共同富裕为目标,以乡村振兴为路径,以未来乡村为载体,积极推进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加快促进农业高质高效、乡村宜居宜业、农民富裕富足,全力争创乡村振兴示范地,实现瓯越乡村振兴。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研究员姜文来表示,在党的领导下,我们一路披荆斩棘、爬坡过坎,终于迎来了全面脱贫、全面小康的伟大胜利,但脱贫攻坚不易,守住脱贫攻坚成果更难。“我国乡村是现代化建设的短板,只有迅速补上这块短板,才能加速现代化建设,才能促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湖北省乡村振兴局局长蒋星华认为,时至今日,“三农”问题已经日趋复杂。过去8年的脱贫攻坚,更多的是解决贫困人口增收,也就是钱的问题,目标相对单一。而乡村振兴面临更加复杂、更加多元的情况,粮食安全与农民收益的平衡和保障,“城镇中国”与“乡土中国”的碰撞和融合,土地、人才、资金等要素在乡村如何聚集和实现裂变?乡村振兴虽然标注了五个方面,但任何一个方面都会因每一个具体的乡村而又不同。

北京大学教授吴必虎表示,谁是乡村的主人,这是乡村振兴的首要问题。脱贫攻坚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扶贫首在扶志,首在激发人的主观能动性,这是过去8年来我们用极大的付出换来的宝贵经验。人永远是解决问题的核心要素,只有始终让人对生活充满更好的期待,并且不断让这种期待照进现实,用获得感激发创造力,社会发展的车轮才会不断向前。

8973
乡村 振兴 脱贫 农村 国务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