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冰川研究员:猪价跌最大问题在于大跃进

2018-07-28 17:05:44   经济观察报 浏览量:185
  在生猪产能阶段性过剩的背景下,生猪养殖业的阴影仍在持续。受市场供需宽松的基本面影响,今年春节后猪价下跌快、跌幅大,5月底以来过剩局面有所缓和,价格止跌反弹。6月份,全国猪肉批发均价每公斤16.63元,比1月份跌20.6%,环比涨4.2%,同比跌16.6%。

  生猪养殖大户今年的业绩纷纷下跌。作为中国规模最大的种猪育种和肉猪生产企业,温氏股份(300498)2018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上半年利润甚至减半。报告认为,这是“由于3-6月份国内生猪市场行情整体持续低迷,销售价格跌幅较大,低价持续时间较长,整个行业出现亏损,公司养猪业务也受到了影响,商品肉猪销售价格同比下降24.06%,养猪业务经营业绩同比由盈利转为小幅亏损。”

  其他企业也并不乐观。养猪大户天邦股份(002124)、牧原股份(002714)、正邦科技(002157)等营收和净利润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跌。而据农业农村部监测,6月份全国猪肉批发均价每公斤16.63元,环比涨4.2%,同比仍低16.6%。但这种反弹能否持续,关键还是要看供需基本面。

  农业农村部市场与经济信息司司长唐珂在7月17日农业农村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以来猪肉价格波动较大,各方关注度都很高。5月底以来,随着压栏大猪逐步上市消化,生猪阶段性供给过剩局面有所改善,猪价在持续大幅下跌后有所反弹。但今年全年猪价将总体处于下降通道,呈低位震荡走势,国庆中秋消费旺季可能出现阶段性上涨。

  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告诉经济观察报,由于养猪行业是充分自由竞争行业,市场规律严格决定着养殖户的营收。目前行业正处于猪周期的亏损期,2017年养猪行业比上一年利润缩减一半,预测今年行业利润至少再缩减一半。行情趋冷的根本原因是养猪供大于求,源头在于前两年行情过好,行业扩张,产能急速增加。而今年的亏损仅仅是一个开始,寒冬将在明年到来。

  养猪大户利润减半

  根据温氏股份2018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上半年净利润将同比下降47.52%—53.04%,整个业绩靠养鸡业务支撑。业绩变动原因说明称,养猪业务经营业绩同比由盈利转为小幅亏损。而报告期内,肉鸡市场行情较好,公司商品肉鸡销售均价同比上涨58.16%,公司养鸡业务盈利同比提升175.43%。公司2018年半年度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

  实际上,温氏股份主营业务是生猪养殖,在此前的业绩构成中,养猪所得营收约是养鸡营收的两倍。2018年上半年,即使公司养鸡业务盈利同比提升175.43%,但由于养猪业绩下滑,其利润受影响至减半。

  记者梳理发现,在其他养猪大户中,天邦股份2018年以来营收一直小幅震荡,四、五月份更是降到今年来的低点。牧原股份在春节需求旺季之后,月营收下降36%,并一直处于低位徘徊区间。另外,雏鹰农牧(002477)今年来的营收也处于下降通道。

  目前这些公司没有提出更好的解决办法。但从温氏股份的动作来看,似乎在通过新的增长点来弥补养殖业自身的风险性缺陷。公司22日披露的公告显示,计划与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管理公司共同发起农业基金,并计划与关联方共同增资旗下广东温氏乳业有限公司。

  温氏股份在披露信息中预计,温氏农业基金的总规模不超过10亿元,其中第一期4亿元,第二期6亿元。第一期中,除温氏投资拿出的2.7亿元之外,广东省农改基金将出资100万元,恒建投资将出资1.29亿元。基金将投资于“大农业”,包括新型农业、农业服务、现代种业、农业设施装备、绿色农业、农产品精深加工等范围的成熟期股权项目及上市公司定增。

  实际上,其他公司也有同类动作,比如牧原股份与中华联合财险签署合作协议,在保险供给、资金融通等多领域进行合作。冯永辉认为,这些是养殖大户预感到寒冬来临时的应对举措。

  行业低迷

  无论寻求新的增长点是否能够奏效,养猪行业都难逃“猪周期”的魔咒。业内对于猪周期的时间点定义不尽相同,但共识是盈利期和亏损期的迭代往复。毫无疑问,目前中国的猪肉处于供求过剩阶段,这使得猪肉价格偏低,从而传导至养殖行业。

  冯永辉认为,目前所处的猪周期是从2015年3月份开始,刚刚结束赢利进入亏损,也就是说,亏损期结束之后,这轮猪周期方才结束。上一轮猪周期经历三年的亏损才把过剩的产能淘汰,然后完成当轮猪周期。目前的猪周期盈利期将近三年,保守来看,如果按照上一周期的时长,本轮猪周期有可能长达六年。

  根据农业农村部400个县生猪监测点数据,2018年5月生猪存栏量环比减1.9%,同比减2.0%,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减2.5%,同比减3.9%,但平均每头能繁母猪能够提供的有效仔猪数由2015年15头左右提高至20头以上,所以产能总体仍处于较高水平。2018年1-4月份规模以上生猪屠宰企业屠宰量累计为8071万头,同比增18.6%,猪肉市场供给充足。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胡冰川认为,这一轮猪价下跌最大的问题是养殖业或者说生猪养殖业在规模化的过程中处于大跃进状态。政府鼓励、资本进入、环保政策调整等因素叠加,使得这一轮猪肉价格是结构性下降,已经影响到了猪肉的价格中轴。

  事实上,养殖业低迷已经传导至其上游的饲料生产企业。国内规模最大的预混合饲料企业大北农(002385)近日发布公告称,因2018年二季度猪价大幅下跌,下游养殖业陷入深度亏损状态,影响公司前端料销量下降约10%,叠加玉米、豆粕等原料涨价等因素,公司饲料收入增长幅度及毛利水平均低于预期。

  既然亏损不能避免,如何快速走出泥潭,实现盈利?冯永辉认为,猪周期作为经济规律是无法避免的。企业要想扭转业绩,只有通过调整生产结构、寻找新的增长点来解决。猪周期的变化有迹可循,行情是可以预期的。企业只有按照市场规律调整养殖规模,再寻求新的增长点,才能挽回亏损。建议整个行业出现产能过剩的苗头时,放慢扩张步伐,同时根据猪周期缩减产能。“亏损期有三个阶段,可以作为重要参考。”冯永辉告诉经济观察报,第一阶段猪肉价格下跌,为第二阶段提醒释放产能,目前已经完成;2018年是第二阶段,属于产能过剩期,养殖企业开始出现亏损;当一部分养殖户资金链断裂,持续深度亏损直至退出市场,才是产能逐渐释放完的过程,这是亏损的第三个阶段。而2018年养猪行业刚刚亏损三个月,这只是后续亏损的警钟。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我有话说:

验证码: 联系方式: 可不填!
文明上网 理性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