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赚金币 配方优化 疫病诊断 手机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国养殖网 -> 家禽 -> 行业动态 > 正文

“笨鸡蛋”:聪明的谎言

中国养殖网 2012-03-16 10:30:45 搜狐 浏览:77次 评论(0) 字号:【

  山东济南市民朱先生近日从超市买回了一箱“笨鸡蛋”和一箱“草鸡蛋”,打开之后发现都是粉色的鸡蛋,“个头比普通的鸡蛋小”,但令他不解的是,食用之后感觉和普通鸡蛋没什么区别。

  按理,笨鸡蛋吃起来应该更香,口感也更好。人们普遍认为,笨鸡蛋,是由吃天然食物散养鸡所下的鸡蛋,也叫柴鸡蛋,土鸡蛋,草鸡蛋,多指农家散养在山坡或树林里,自由自在刨土觅食、在正常环境下抱窝所产下的蛋。虽然农家有时也会喂一些粮食,如玉米、麸皮等,但因为食料里缺少很多专用鸡饲料所必须添加的配料,如骨粉、豆粕等,更为绿色和天然,营养价值更高,也对人体更有益。也因此,笨鸡蛋的价格比普通鸡蛋高得多,素有“贵族鸡蛋”之称。

  朱先生购买鸡蛋的超市为山东某知名超市。记者走访发现,土鸡蛋、柴鸡蛋、笨鸡蛋、绿色鸡蛋、无公害鸡蛋、农家蛋、草鸡蛋等各种叫法的鸡蛋,在该知名超市各个门店里大都有售。

  在仔细察看了两箱鸡蛋的外包装后,朱先生发现笨鸡蛋的产地是山东聊城,草鸡蛋的产地是山东临沂。他再次回到超市,分别打开了多种笨鸡蛋、草鸡蛋的包装,发现几乎都是那种粉色的鸡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笨鸡蛋?”他疑惑起来。

  “不是笨鸡蛋,是粉蛋”

  “哪里有那么多笨鸡蛋?那不是笨鸡蛋,是粉蛋。”长年往超市送某品牌鸡蛋的司机吴迪(化名)告诉记者,以粉蛋冒充笨鸡蛋是业内的潜规则。

  “我拉的鸡蛋大都是从山东平阴送来的。”吴迪说,“粉蛋当笨鸡蛋卖,一箱鸡蛋能挣一箱的钱,我这老板真发财了。”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60枚包装的这种所谓笨鸡蛋,在超市一箱卖75元左右,而进价只有30元,扣掉各种费用15元,一箱还能净赚30元,“现在不是旺季,一天还能卖一百多箱”。

  吴迪的说法得到了聊城资深鸡蛋批发商严同(化名)的认可,“市场上的笨鸡蛋基本都是由粉蛋包装来的,粉蛋看起来像笨鸡蛋。”他幽默地比喻,“就像明星有替身一样,粉蛋就是笨鸡蛋的替身。”在他看来,市场上的笨鸡蛋卖的不过都是包装而已。“超市里都没真笨鸡蛋,更不用说集贸市场了。”

  严同解释,所谓粉蛋,就是蛋壳颜色呈粉色的鸡蛋。特别是蛋鸡头两个月下的蛋,由于个头小,被认为和真笨鸡蛋比较相似。“笨鸡蛋普遍个头小。”

  不过,据北京协和医院营养科教授于康介绍,蛋壳的颜色跟饲料有关,但与是否笨鸡蛋无关,个头大小也同样与是否笨鸡蛋没有必然联系。严同也批发粉蛋,他基本上全是从河北馆陶进货这里是全国最大的禽蛋批发市场。

  2月20日当天,粉蛋的价格每箱130元。“全国统一的数量是每箱45斤”,严同说,“也就是说,每个粉蛋的价格不到4毛钱。”但经过包装之后,他进一步透露,每个鸡蛋的价格可增至7毛钱左右。而这些包装过的粉蛋进入超市后,会再次涨价,平均每个涨约2毛钱。

  严同售卖的有60枚装的透明塑料手提包装和80枚装的盒装,还包括40枚装的精品包装。

  以60枚装的透明包装为例,严同说,成本价二十四五元,但最后进入超市的价格是55元每提。“不到4毛钱一个的鸡蛋,进入超市之后,每个鸡蛋涨价至9毛钱以上,经过包装每个鸡蛋增值一倍以上。”

  “打着柴鸡蛋、土鸡蛋、山鸡蛋、农家蛋等旗号出售的,大多卖的也都是粉蛋的包装。”严同表示,“真笨鸡蛋的产量很小。”

  记者注意到,在严同批发的鸡蛋品种当中,还有一些白皮蛋、红皮蛋,此两种通常被称为“商品蛋”。这两种鸡蛋在记者采访当天,每斤的售价是3.2元。

  “也是3毛多钱一个,不到4毛,”严同说,“商品蛋卖不上价格”,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像样的包装。不过,粉蛋也并非包打天下,严同透露,由于各地消费习惯不同,并非所有的笨鸡蛋都是由粉蛋代替。“也有用白色鸡蛋代替的,比如青岛。”

  “真正的笨鸡蛋,我一个都没有”

  所谓的“田老太”乌鸡蛋

  实际情况真如吴迪和严同所描绘的那样么?

  在聊城,比较畅销的笨鸡蛋品牌是“田老太”笨鸡蛋系列。公开资料显示,聊城市田老太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其广告材料显示,有“江北水城”之誉的聊城是黄河和京杭大运河的交汇处,水资源丰富,有江北最大的淡水湖。独特的地理资源使聊城成为中国最好的天然畜牧业养殖基地之一。

  2月21日,记者以地区代理商的身份,找到了位于在聊城振兴路西首“田老太”食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田国雷。

  “我是聊城市盒装鸡蛋的领头人。”田国雷自豪地表示,“田老太”是聊城市着名品牌,鸡蛋类产品市场占有率超过全市50%。

  “田老太”对市场宣称,有自己的养殖基地。记者提出想看看他养的笨鸡,没想到田国雷大笑:“我哪有地方养鸡啊,你看我这个院子”他指着外面的院子和两层高的楼房说,“(就这样)还有人找我推销鸡苗呢。”

  交谈中,田国雷透露,他的笨鸡蛋也是“包装”出来的。“真正的笨鸡蛋,我一个都没有。”田国雷直言不讳。

  但他确实“是靠鸡蛋发家”。

  田国雷称,以前他是聊城市泰山手表厂的一名销售员,后来开起了手表店,不过受国内外大品牌手表的冲击,手表的销售也不是很景气。手表店倒闭后,他到河北学做糖葫芦,因为意识到品牌的重要性,他把糖葫芦做出品牌并做进了超市。他清晰地记得,当时做的糖葫芦品牌是“田果佬”。在他看来,那在当时是一个开历史先河的创举。“不管做什么,都要做出品牌”,有了品牌就可以卖的价格高。

  大约1997年,田国雷进入鸡蛋行业,而为让鸡蛋卖高价他没少动脑筋。

  后来他琢磨出的“高招”是在鸡蛋上贴上“土鸡蛋”字样的标签。“做土鸡蛋不敢说是在全国,在山东,最起码在聊城,我是第一个。”田国雷说。

  田国雷回忆,当他把鸡蛋贴上标签,当地公安局一次性要了数百斤;当他把鸡蛋装进包装盒,聊城市政府招待所一次要了300盒。“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田国雷说,“刚开始干那年的中秋节,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赚了1万多元,就感觉钱跟拣的一样,容易挣。”

  这坚定了田国雷包装鸡蛋的信心。

  2008年奥运会之后,他不失时机地给自己的“鸡蛋”起了一个名字“奥赛”。

  “就是参加奥运会的比赛,吃了我的鸡蛋就能得冠军。”

  2011年,田国雷的“田老太”牌鸡蛋销量达15000箱。聊城市人口约600万,“平均每7个聊城人就吃我一个鸡蛋。”

  “全是笨蛋,”田国雷一语双关地说,“真正的”笨(鸡)蛋“,一个没有”。说完,他哈哈大笑。

  不过,2月28日,田国雷的儿子田闯找到记者,表示“父亲的话有出入”,“出入”主要是在鸡蛋的货源和进货的渠道方面。田闯说,实际上“田老太”土鸡蛋和乌鸡蛋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经纪人下乡收的鸡蛋,二是收自周边的几个笨鸡养殖基地。但从他报的收购价格看,却和普通鸡蛋非常接近。

  “鸡蛋吃不死人就行”

  用粉蛋冒充笨鸡蛋,如果消费者质疑怎么办?

  田国雷对此并不担心,他有自己的一套纯熟的说辞如果鸡蛋黄是红色,就说鸡吃了高粱;如果鸡蛋黄发白,就说鸡吃了麸子皮;如果鸡蛋黄发黄,那是鸡吃了玉米棒子。

  如果被追问,笨鸡怎么还喂饲料?

  田国雷依然有“合理”的解释鸡是散养的,如果鸡采食不够就要给笨鸡补粮食,因为鸡吃不饱不下蛋。

  在田国雷的院子里,院落堆放着码得高高的纸箱,上面印着“土鸡蛋”、“鲜鸡蛋”等字样,纸箱旁边笼养着几只狗,而狗笼紧靠着脏兮兮的厕所。

  一箱箱“田老太”鸡蛋就出自这里。

  记者走进“加工车间”小楼一层的一个房间,一位女工正在包装粉蛋。她告诉记者,在这里做工,每个月能拿到一千多元的工资。如果碰上节假日,鸡蛋的市场需求激增的时候,工资会再高些。

  而田国雷也总能不失时机地进行针对性调整。

  2月21日,田国雷向记者出示了一份2011年8月22日给“多乐多”的涨价通知上面的价格表,标明了包装规格从10枚装到100枚装的“现供价”与“现零售价”。其中,10枚装的土鸡蛋供价为8.2元、零售价9.5元,100枚装乌鸡蛋供价为83.5元、零售价为96元。

  春节之后,鸡蛋的整体价格有所回落。田国雷用圆珠笔又写下了当天的价格:100枚装的土鸡蛋和乌鸡蛋的供价都是65元;销售价为96元;72枚装的土鸡蛋和乌鸡蛋的供价都是50元,市场的销售价则分别为68元和70元。在写完了当天的报价之后,他还特意注上了四个大字,“随行就市”,并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田国雷。

  记者了解到,鸡蛋属于新鲜的食物,在常温下,保质期不会超过两个月,即便是在5摄氏度以下的环境,保质期也不超过50天。但这也难不住在超市销售的“田老太”,田国雷有自己的一套攻略。

  “一般是一个星期换一次标签。”田国雷说。他还当场拿出了“田老太”的合格证换一次标签,意味着更改一次生产日期。

  在超市的销售过程中,如果超过了鸡蛋保质期的最后期限,田国雷的最后一个销售渠道是各大医院的小卖铺。

  “医院门口是(销售鸡蛋的)好地儿。”

  田国雷说,在医院门口买鸡蛋的都是送给病人,而病人实际上不一定吃。

  即便是在包装之前,粉蛋在运输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碰撞破损的情况,而烂壳的鸡蛋时间长了会发出恶臭。田国雷的做法是,把烂壳发臭的鸡蛋挑拣出来,剩余的不影响包装。“鸡蛋没有办法造假的,吃不死人就行。”他告诉记者,在市场上,鸡蛋主要看包装,包装精美的鸡蛋,有明确的市场定位。“够档次了,才有人买,有钱人才会买。”

  据田国雷介绍,目前“田老太”除已占据聊城的鸡蛋市场外,在德州市场与河北衡水市场销售得也非常好。

  真正的“笨蛋”难以进入商超聊城茌平县是“田老太”热销的典型市场。“是个女的,个子不高,叫张凤。”提到茌平的代理商,田国雷说道。

  2月22日中午,茌平县联华超市,“田老太”笨鸡蛋的摊位前有不少人停留驻足,记者注意到,这里有40枚装、60枚装、80枚装等几种包装。

  “这是真正的笨鸡蛋吗?”记者上前询问营业员。

  “应该是真的吧。”

  “里面的鸡蛋都是粉色的,都差不多啊。”记者表示质疑。

  “里面都是一样的鸡蛋,只是外包装不同。”营业员回答。

  在记者和营业员对话时,一位老太太正在购买一箱60枚装的“田老太”笨鸡蛋。“这和平常买的散装鸡蛋有什么区别吗?”记者问了老太太。

  “都一个味儿,没有什么区别,和我以前在自己家养的鸡(下的蛋)差别大了,没有那个新鲜味儿。”老太太说,之所以购买有包装的鸡蛋,是为了“好看”她下午要去探望住院的亲戚。

  其实,老太太经常在超市里买东西,她也知道,在这种地方卖的就是“包装”。

  “要买到真正的笨鸡蛋,得到城南的一个小店里。”老太太说,“那里有专门的人到乡下去收笨鸡蛋。”

  按照老太太的指引,记者找到了“城南小店”的经营者李国东(化名)。

  在这里,笨鸡蛋当日的售价是每个1.3元。

  “你别看我这里没有包装,可比超市里卖得贵。”李国东告诉记者,他所销售的笨鸡蛋都是从下边的村庄收上来的。“一般情况下,从村里收的时候,每个鸡蛋的价格都是8毛钱左右,现在刚过完春节,价格还没有下去,现在的收购价格是每个鸡蛋1块钱。”然后他再以1.3元每个的价格出售。

  李国东的顾客大多都是回头客。

  “到我这里买鸡蛋的,给孕妇和小孩吃的比较多,一般人也不知道我的店,都是老顾客。”

  李国东说,真正的笨鸡蛋,每个鸡蛋的颜色都是不一样的。“每只鸡吃的饲料不一样,下的蛋的颜色不一样,个头大小也不一样。”

  与李国东观点相同的,还有茌平县任匠庄村的笨鸡养殖户李林成(音)。

  “真正的笨鸡蛋个头比商品蛋的个头要小,而且是一头大,一头小。”李林成说,“散养的鸡吃的东西不一样,每个蛋的颜色也不一样。”他告诉记者,真正的笨鸡蛋,蛋黄比笼养蛋的蛋黄要大,而且蛋清比较清澈。

  在任匠庄的一片树林里,李林成养了1400多只鸡,目前下蛋的有400多只。

  在他的养鸡场大门口,挂着一块大牌子,上面用红色大字写着“刘大姐笨鸡蛋”。

  “刘大姐”实际是李林成的妻子刘桂青(音),这是刘桂青去茌平县电视台做广告的时候,电视台工作人员帮她起的名字。

  这对老夫妻的分工中,刘桂青负责的是销售。前几年,她都是骑着电动三轮车,四处叫卖。电动车挂着的扩音器里播放着早已录好的声音:“任匠笨鸡蛋”!

  就是靠着走街串户和她的扩音器,刘桂青逐渐打开了笨鸡蛋的销路。夫妻二人商量,再想进一步做大,必须得做广告了。于是,他们花了2940元在县电视台做了一个广告,形式是“刘大姐笨鸡蛋向全县人民拜年”。

  现在,他们每天能销售300个左右的笨鸡蛋,但奇怪的是,“刘大姐笨鸡蛋”

  一直无法进入茌平的各个商场超市。

  “第一,没有正规品牌,第二,价格太高。”李林成归结为这两个原因。不过他坚信,虽然茌平县城里超市里笨鸡蛋价格比他的低,包装也精美,但总有一天,消费者会认同真正的笨鸡蛋。而他要做的,就是赶快注册一个商标,打造自己的品牌。

  “听说注册品牌可难了,得一年多的时间。”李林成说。

  “笨鸡蛋”监管缺乏依据?

  粉蛋冒充笨鸡蛋,相关监管部门是否察觉并采取措施了呢?

  “对于笨鸡蛋,国家没有明确的杠杠。”茌平县工商局副局长于晓力说,“也就是国家没有明确的标准。”他表示,笨鸡蛋只是一种民间的叫法,散养的、没有喂养饲料的鸡下的蛋,通常意义上可以称为笨鸡蛋,但国家没有明确界定。

  这导致工商部门在执法的过程当中,没有明确的依据。“有虚假宣传的嫌疑。”就记者反映的粉蛋包装成笨鸡蛋的市场现状,于晓力说,“只能先调查。”他表示,工商部门监管的职责范围,是进入市场的商品有合法的来源,也就是说,保证市场上出现的商品能追溯到来源。

  “工商部门只管途径,也就是说正规厂家生产的商品才能进入市场,”于晓力解释,“黑作坊生产的东西是不能进入市场的。”

  他认为,如果畜牧部门能给笨鸡蛋做一个明确的界定,市场的监管会相对轻松一些。

  但茌平县畜牧局副局长于振洋告诉记者,畜牧部门的监管范围只局限于无公害绿色认证上,对于笨鸡蛋的界定,也没有明确的标准。

  2月28日,田国雷的儿子田闯告诉记者,就记者反映的情况,茌平县工商局已上报到聊城市工商局,目前“田老太”正就鸡蛋的包装环境等方面进行“整改”。

  在于振洋看来,真正的笨鸡蛋与普通鸡蛋相比,营养价值相差不是很大;笨鸡蛋的大小、颜色深浅不一;笨鸡蛋相对较小,不像市场上卖的普通鸡蛋,个头大,颜色也那么统一。“还有蛋黄,笨鸡蛋的蛋黄是比较黄的。”于振洋说,同时笨鸡蛋口感比较香嫩,没有蛋腥味;普通鸡蛋口感就没这么好了,有些品牌鸡蛋煮熟了后蛋黄颜色较深,口感很结实。

  于振洋曾是茌平县笨鸡产业协会的秘书长。2005年,茌平县笨鸡产业协会成立,于振洋出任秘书长一职,按照当时的思路,为了发展笨鸡养殖行业,实施专业化生产,创品牌,建基地,实现产供销一体化经营。

  “当时协会吸纳了一部分养殖户,也签订了一批养殖户,养殖规模千只以上的有20户左右。”于振洋说,“但是后来发现,养殖户不大认可。”笨鸡产业协会成立一年之后,即宣布解散。

  总结解散的原因,于振洋认为,首先是市场上笨鸡蛋的销量不行,养殖户的收入难以保障;再就是茌平是工业优势明显的强县,老百姓更倾向于选择打工。

  时过境迁,资深鸡蛋批发商严同叹息,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笨鸡蛋的需求量大大增加,但市场上却难以找到真正的笨鸡蛋了。他判断,真笨鸡蛋目前的市场占有率不到万分之一。

  “概念鸡蛋”不过是卖点不得不说的是,现实生活中,笨鸡蛋、土鸡蛋、柴鸡蛋、笨鸡蛋、绿色鸡蛋、无公害鸡蛋、农家蛋、草鸡蛋、高营养蛋等五花八门的名称让消费者眼花缭乱,而诸如类似“高铁蛋”、“富硒蛋”、“高钙蛋”的商家宣传也让消费者云里雾里。而这些鸡蛋和普通鸡蛋价格相差悬殊,从几倍到十倍不等。记者就了解到,有一种“贵族鸡蛋”价格是普通鸡蛋的十倍。

  河南农业大学家禽学科副教授田亚东表示,笨鸡蛋的确没有国家统一标准,“国家出台了一些无公害的鲜鸡蛋标准,主要偏重于食品安全方面的考虑,而对具体哪一种鸡蛋应该达到什么样的水平,目前也还没有标准。”

  他认为,名目繁多的“概念鸡蛋”名称大多不过是商家制造的卖点,国家也没有统一标准。就营养而言,包括真笨鸡蛋在内的各种“贵族鸡蛋”和普通鸡蛋其实没有太大差异,只是大小、口感、蛋黄颜色稍有不同而已。“鸡蛋从大的营养品质上基本上是一样的,除了有一些细微的影响风味物质,可能会造成细微的差别,大的影响上不会有什么差别。”

  北京协和医院营养科教授于康也持同样的观点:“我们去超市里看,鸡蛋的品种很多,价钱都不一样。实际上很多厂家现在打的是所谓概念,目的就是要价钱不一样,让那些好面子的人当”大头“,因为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明贵的鸡蛋就真正地好。鸡蛋和鸡蛋之间没有质的差别,甭管号称什么蛋。即便有一点区别,但是否能区别到相差几倍乃至十倍的价钱呢?”

  “关键是看里面的成分,蛋白质差多少,脂肪差多少,卵磷脂差多少,维生素差多少吃进去又能差多少?”于康以高钙蛋为例说明,“即便高钙蛋比普通鸡蛋含钙量高很多,人吃进去能吸收多少?真正要补钙,不如喝牛奶,吃一箱鸡蛋补的钙还不如一杯牛奶。这就是关键,鸡蛋补钙和牛奶补钙有质的差别。

  所以说要”各司其职“,有的东西就是补钙的,有的东西是补蛋白的,不要奢望把所有营养都集中到一种食品里面去。鸡蛋主要就补蛋白质、卵磷脂等物质,人又不是光吃鸡蛋,不吃别的。”

  于康同时表示,鸡蛋之间真正的区别在于如灭菌等卫生方面及药的残留方面。而真的笨鸡蛋、乌鸡蛋等之所以价格昂贵,很多时候是物以稀为贵。也有专家认为,概念炒作的背后,折射出健康营养鸡蛋市场缺乏行业标准等问题。如果没有“国标”作为“过滤网”,健康营养鸡蛋只能停留在营销层次,对于消费者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

  但就普通鸡蛋冒充笨鸡蛋现象,北京君永律师事务所律师宋君亮表示,鸡蛋市场上这种鱼目混珠、投机钻营的情况,属于商业欺诈,要从市场准入制度上加以遏制,监管部门一旦发现欺诈消费者现象,应从严处罚。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发布评论

验证码: 点击验证码可更换 联系方式: 可不填!
文明上网 理性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