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猪散养户面临的几大痛,外行人感受不到

2017-09-28 16:55:34   互联网 浏览量:178
  今年对不少养殖户来说是非常艰巨的一年,关乎到生死存亡,来自于行情、来自于成本、来自于环保投入、来自于禁养等。对大部分农民来说,养殖属于低门槛收益较高的一门农活,比种地等收入高,通过小小的养殖场养活着一家人。

  对于养殖户来说,发生疫病、成本上涨、行情下跌等,这些事情在养殖历史中发生了不少,久经沙场的养殖户都能面对,最难不过资金链断裂,只要养殖场还在,还在牌桌上,就有翻本的机会,唯独在环保这件事情上,养殖户不知所措。

  对于大部分养殖户来说,并不抵触搞环保,他们只想能够继续存活下去,有条明路指引怎么去搞,怎样能够不污染环境还能环保达标,能够有条活路,能够保障自己的利益。

  一是失业。搞了大半辈子养殖,禁养来的这么突然,以后怎么办?对于那些上了年龄的农民养殖户来说,一身本事全在养殖上,就算是大型规模化养殖场也消化不了这么多的失业养殖户吧,况且大型养殖场为了降低成本和提高养殖效益,会尽最大可能的压缩人员编制,能用机器代替的绝不用人工,工资和管理成本太高,还做不到自动化机器那般的标准化养殖。

  二是权益保障。禁养通知来的太突然,长一点的一个月,短一点个把星期,通知单一贴,逼着养殖户去处理栏里的生猪,时间安排的很紧,短时间就要把栏里大小猪都出售,定价权全部掌握在中间贩子手上,不卖一分钱都挣不到,卖了连猪的成本都不够;部分地区有补偿,但对不少农民养殖户来说,养殖场缺乏齐全的合法证明,想取得补偿难度也不小。

  三是环保要怎么搞。这是幸存于限养区养殖户都想知道的,环保方案没有十种也有八种,但投入多少,效果如何,能不能达标,会不会今年通过明年就的推倒重新再来?风向变幻莫测,砸锅卖铁搞完环保,再来一阵台风吹倒,那就真的折腾不起了。

  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也表示:不该禁养的不能禁,防止盲目扩大禁养范围;该禁的要坚决禁,但要给予合理补偿;拆迁不是主要的办法,更不是唯一的办法。要给予一定的过渡期。

  不排除养殖户中有个别捣乱和投机分子,但对于大部分中小农民养殖户来说,并不抵制搞环保,而是期望有人能够指条明路,能够照顾一下这些弱势群体,解决一些顾虑。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我有话说:

验证码: 联系方式: 可不填!
文明上网 理性评论

网友评论: